日均退款约3500人 ofo线上退押金人数仍有近1600万
发布时间:2019-07-08
从2014年国内专营共享单车市场企业的出现开始,共享单车风靡国内乃至全球各地。发展至今,各城市纷纷出台对共享单车行业乱象进行规范和整顿。从ofo小黄车、摩拜单车到小鸣单车、小蓝单车、智享单车、永安行、青桔单车等等数十家共享单车品牌,共享单车行业走过了潮起潮落的五年。 如今,占据共享单车大部分市场份额的摩拜单车被美团收购,哈啰单车被阿里收购,小蓝单车被滴滴收购。而ofo小黄车,等待它的,则是数以千万计的退押金用户大军。 实测日均退款约3500人 线上退押人数仍有近1600万 从ofo小黄车用户开始纷纷退押金至今,已过去半年多,不少用户的排队数字从八位数变到七位数,或者从七位数变到六位数。但一眼看过去,感觉退到押金仍然是遥遥无期,“究竟每天退多少人的押金?”、“什么时候才能退到自己的押金?”也成为身处排队大军中的小黄车用户关心的问题。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ofo小黄车“老员工”告诉环球网财经,目前ofo日均退押金人数在一万人左右。不过环球网财经在实测后发现,ofo小黄车的日均退款人数在3500人左右,工作日退款人数较多,周末相对较少。 在测试中,环球网财经以某用户的排队人数为依据,该用户在6月27日时排在退押金人数的第4901606位,随后监测该用户在6月27日、6月28日、6月29日、7月1日、7月3日等不同日期时候的排队人数。 在实测后发现,ofo小黄车日均退款人数在3500人左右,高峰期单日退款4454人,工作日退款人数较多,周末则退款人数较少。记者实测记录的不同日期排队人数变化。 由于此前申请退款失败,在北京工作的黄女士在6月27日通过小黄车app再次申请退款,在填写完姓名、手机号等信息后,发现自己排在退款人数的第15987744位。黄女士在6月27日申请退款的截图页面。 按照此情形,ofo小黄车的线上申请退押金人数依旧还有近1600万人,需退还的押金总额约为15.84亿元-31.84亿元。按照每天退押金人数3500人计算,退还所有用户的押金仍需要12年左右。 用户:押金兑换成积分还不如等着退钱 除漫长的排队等待押金退还之外,ofo小黄车还给用户提供了押金兑换成金币在商城使用的“变相”退押方式,用户可将199元押金转化为300商城金币和永久免押骑行。但据多名将押金转成积分的用户反映,此方式还不如排队等着退押金。 王女士在2018年11月19日通过ofo小黄车APP申请退押金,但始终无任何实质进展,于是王女士在2019年6月18日便根据提示将押金转化为商城积分免押。 “排队那么多人还不如试试把押金变成金币买东西,但是没想到这个金币这么坑,买东西不仅要金币还要钱,有些东西比外面卖的还贵,300金币我到现在一个金币都没花出去,还不如慢慢等着退钱呢!”王女士告诉环球网财经。根据王女士介绍,环球网财经发现,用户选择将199元的押金转化为300个商城金币后,该金币只能在“小鹿有货”商城使用,商品的购买方式为“金币+钱”。 据ofo小黄车APP上的商城页面解释,小鹿有货创建于2017年12月26日,是基于有赞系统汇集美妆、日用品及休闲零食等品类的会员制社交电商,属于北京飞特二四科技有限公司。 “排队等着押金还有可能退还给你,但是你要是转成商城金币的话别想了,这是不可逆的。你要把这300金币用完的话至少要搭进去1000元,不过你也可以对比下价格买点便宜的日用品。”ofo小黄车“老员工”告诉环球网财经。 ofo总部正常运行疑似与其关联公司共用半层办公区域 环球网财经前往已搬迁至中关村互联网金融大厦B座的ofo小黄车总部,发现ofo小黄车仍在正常运行,工作人员处于正常工作中。 ofo小黄车“老员工”告诉环球网财经,自己基本上是从ofo成立没多久开始就在这工作了,此前总部在理想国际大厦租了四层,员工有三千多人。现在在这只租了半层区域,员工还有一千人左右。 “小黄车没破产,也没钱了,现在就只剩下这一个办公区域,完全是在硬扛着,这么多员工每天光是工资也是一大笔钱。” 在离开ofo小黄车总部时,环球网财经遇见一位刚刚面试完的求职者。据该求职者介绍,虽然自己面试地点是在ofo小黄车总部里面办公区域,但面试的公司不是ofo小黄车,而是一家名为飞特二四的公司。 飞特二四在某招聘网站上的“企业介绍”显示:FIT24,北京飞特二四科技有限公司,倡导下楼健身,随时健身,智能健身,打造中国白领第一连锁健身品牌。目前公司估值千万级别。 据企查查资料显示,这家名为飞特二四的公司全名为“北京飞特二四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飞特二四”),成立于2015年7月7日,注册资本500万元人民币。ofo创始人兼CEO戴威曾任该公司执行董事、投资人、监事等职务。截至2018年3月,戴威已退出在该公司的所有身份。ofo小黄车的另一家运营主体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也曾作为该公司的投资人,已于2017年12月25日退出。 6月22日,在澎湃转载南方都市报的一则报道称,西宁转动惯量商贸公司、成都智客出行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北京飞特二四科技有限公司等多家ofo的关联公司在接收ofo用户的新增充值和押金,飞特二四也在其中。记者就此事咨询ofo共享单车公关部门,但暂未得到回应。 在ofo小黄车总部一侧的窗户上,贴着一张颜色已经有点暗淡的圆形海报,海报上是一个胜利的手势和“victory计划”字样。 此前据《时代周报》报道,2018年5月,ofo启动名为“victory”计划,进行计费方式的调整,推出车身广告、APP端内广告等信息流产品和信息流广告,旨在加快流量变现实现全面的盈利。这一计划在一开始奏效,并在国内100余座城市实现盈利,但随后由于政策严管及端内APP广告的短板让这一新增长点受到限制。 法院: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已无财产可供执行 环球网财经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检索发现,在北京市第一中级____于2019年5月31日公布的《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等合同执行裁定书》(以下简称《执行裁定书》)发现,北京市第一中级____已将被执行人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峡大通”)限制高消费,目前被执行人无其他财产可供执行,申请执行人亦不能提供被执行人可供执行的财产线索。而东峡大通正是ofo小黄车的运营主体。法院对东峡大通的执行裁定书。图片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根据《执行裁定书》内容显示,经查,被执行人东峡大通名下无不动产所有权及车辆所有权的登记记录,无网络银行账号,无股票证券账户信息;其虽有对外投资,但均为认缴出资,且已被其他法院予以冻结。 在诉讼阶段,本院依法保全了被执行人在厦门国际银行北京分行营业部8014170000000627账户美元297.70元,本院已将上述款项依法扣划,并发还申请执行人,对被执行人的其他银行账户因有其他法院冻结,本院予以轮候冻结。 《执行裁定书》称,经到被执行人住所地查找,无法找到被执行人。本院已将被执行人东峡大通限制高消费。目前被执行人无其他财产可供执行,申请执行人亦不能提供被执行人可供执行的财产线索。 不过经环球网财经目测ofo小黄车的办公区域,员工数量还有一千人左右还有待验证。